奥运会、欧洲杯现场的DJ身影

趁东京奥运会正在进行之中,让我们来看看那些出现在奥运会、等大型体育赛事现场的DJ们的身影。

2004年,Tisto以DJ的身份参加雅典夏季奥运会,开创DJ历史上首次登上奥运会舞台表演的先例,Tisto也成为史上第一位个人SOLO & 奥林匹克运动会开场的DJ。

千禧年初期,铁叔发起一种新的表演形式“Tisto Solo”,也就是整整六小时的演出,只有他和他的音乐,连暖场DJ 都没有。他虽然以这种方式做巡回演出,然而观众却场场倍增,使得很多人都开始注意到这位荷兰籍DJ,感叹于他的才华,他的混音作品也开始攻占其他国家的音乐排行榜。

2002年至2004年,Tisto连续三年蝉联百大DJ票选排名第一。在2004 年,他最终获邀为奥运会录制唱片,并到雅典奥林匹克运动会的开幕典礼现场演出长达90 分钟。Martin Garrix、Hardwell、Rezz等众多著名的DJ,诸如,都是看到铁叔这次的开幕演出受到鼓舞,于是决定成为DJ的。

2016,法国欧洲杯主题曲《This Ones For You》,出自美国创作歌手Barry Manilow(巴瑞·曼尼洛)1976年发行的同名专辑,经法国本土老牌DJ David Guetta的改编制作后,由年仅19岁的瑞典流行音乐小天后zara larsson(莎拉·拉尔森)演唱。在欧洲杯开幕,David Guetta与zara larsson在现场表演了这首主题曲。

莎拉·拉尔森是瑞典国内有名的音乐神童,11岁在瑞典《达人秀》节目中夺冠之前,她并没有受过任何专业的音乐训练,只是靠模仿CD中歌手的唱腔来练习唱歌。她也是欧洲杯历史上最年轻的主题曲演唱者。

在欧洲杯开幕前一天,David Guetta在法国埃菲尔铁塔下举行了露天演出。这场持续了一个小时的打碟演出吸引了近12万人,人气堪比足球比赛。

Kygo是电音界第二个在奥运会登台表演的DJ,也是第一位在奥运会闭幕式上表演的House音乐制作人。在闭幕式上,Kygo演奏了他的首张专辑《Cloud Nine》里的单曲《Carry Me》。

2014年,单曲《firestone》在youtube上积累了1亿点播量,当年的Tomorrowland,Avicii由于健康原因未能出席,就直接让Kygo顶替在主舞台表演,而Kygo也因此一举成名。

2016年,Kygo与美国唱作歌手Julia Jackson在里约奥运会闭幕式上带来了一场精彩绝伦的演出。Kygo上初中时的偶像就是Tisto,这次也算追随着偶像步伐,并且赢得了全世界的关注。

2018年,Martin Garrix受邀在韩国冬奥会闭幕式现场表演,当年他年仅22岁。

2021年,小马丁Martin Garrix被选为2020欧洲杯官方音乐大使,并携手U2乐队主唱Bono和吉他手The Edge,制作并现场演绎了主题曲《We Are The People》。顺便一提,这首歌在小马丁25岁生日当天发行。

荷兰DJ Afrojack 2006年出道,发行个人首支单曲《In Your Face》。2010年,发行个人首张EP专辑就获得了美国白金销量认证,并且入选百大DJ票选第19位。

迟到一年百亿欧洲杯终开幕中国赞助商占三分之一

北京时间6月12日凌晨,因新冠肺炎疫情推迟一年的2020欧洲杯终于拉开大幕。

开幕式在意大利罗马的奥林匹克球场举行,意大利盲人男高音歌手波切利献唱了《今夜无人入睡》,向1990年意大利世界杯致敬,烟花渲染了罗马的夜空。U2乐队主唱博诺和吉他手埃吉以及DJ马丁·盖瑞斯合作演绎本届欧洲杯主题曲《We Are The People》。

揭幕战由意大利对阵土耳其,出于防疫考虑,只有16000名球迷在现场观看比赛,最终意大利3比0大胜。

作为世界足球盛宴,这一届欧洲杯显得尤为特别:为庆祝欧洲杯创立60周年(1960-2020年),本届欧洲杯仍被命名为“2020欧洲杯”,并采取无主办国的巡回赛方式,在欧洲的11个国家11座个城市举行。

同时,作为新冠肺炎疫情后体育赛事领域的第一场巨大考验,本届欧洲杯如何实现盈利、如何处理全新的比赛形式,也将成为各界关注的焦点。

欧足联主席亚历山大·切费林此前坦诚,新冠肺炎疫情给本届欧洲杯的举办和财政方面带来了巨大挑战,不过他对前景表示乐观:“这将是向世界展示欧洲正在进行调节和适应的绝佳机会。欧洲充满活力,为生命而欢庆。欧洲回来了。”

据法新社报道,本届欧洲杯首次采取欧洲多国联合举办的“大欧洲杯”模式,比赛将在意大利、阿塞拜疆、丹麦、俄罗斯、荷兰、罗马尼亚、英格兰、苏格兰、匈牙利、德国和西班牙共11个国家11座城市的11个球场进行。比赛将限制现场人数,并且采取严格的卫生安全限制措施。

大部分球场的人数控制在25%左右,德国则更加严格,只允许1.4万名球迷现场观赛,大约只是慕尼黑安联体育场容量的22%,是所有体育场中最低的。

由于担心在大名单中的26名参赛球员出现疫情,参赛的各国球队甚至不得不组建了一支由17名替补球员组成的“平行阵容”,随时严阵以待。

6月1日至6月12日,已经有西班牙队队长布斯克茨和后卫迭戈·略伦特、苏格兰中场约翰·弗莱克、瑞典队前锋库卢塞夫斯基及中场斯万贝里、荷兰门将西莱森、俄罗斯边锋莫斯托沃伊检测呈阳性,为本届欧洲杯蒙上了一层阴影。

当然,也有令人安慰的消息:新冠疫情并没有影响欧洲杯的精彩程度。根据多家数据公司的统计,本赛季欧洲足球的跑动速度、比赛强度等数值比疫情前还要更高,而足球运动员的伤病其实在减少。

欧洲杯又称“没有巴西和阿根廷的世界杯”,是公认的全球最高水平的洲际足球联赛,也是世界上最赚钱的体育赛事之一。

对于欧足联来说,欧洲杯的收入主要分为:商业赞助,电视转播、门票和接待费用。其中转播和商业赞助的收入增长是最为显著的,自2004年后,收入增长主要缘于这部分。

2008年,奥地利和瑞士联合举办的欧洲杯总收入为13亿欧元(约合人民币101亿元)。2012年,在欧债危机的金融背景下,波兰和乌克兰联合举办的欧洲杯依然获得了13.91亿欧元(约合人民币108亿元)的收入。

来自欧足联的报告统计,与2012年波兰&乌克兰联合主办的欧洲杯比起来,从16支队伍扩军至24支队伍的上届欧洲杯给欧足联带来了超过30%的收入增长。总收入共达19.3亿欧元(约合人民币149亿元),其中4.8亿欧元来自赞助和授权费,10.5亿欧元来自电视转播权,4亿欧元来自票务和招待。

同时,在2016年欧洲杯期间,全球场均观众人数为2.844亿,其中巴西的观众为2570万,中国有800万观众,美国观众的数量为530万。葡萄牙战胜法国队的那场决赛全球观众达到了6亿。

不仅如此,欧洲杯带来的边缘收入也十分可观,在足球衍生品、旅游、体彩等方面均创造了非凡的效果。

本届欧洲杯,欧足联曾寄予期望,对其对总收入的预估超过25亿欧元(约合人民币194亿元)。

现在虽然继续举办,但受疫情的影响,本届欧洲杯上座率将受到严格限制,大部分球场要求不超过25%,这也将大大影响到门票和招待等收入。同时欧足联还需要拨款超过2.35亿欧元,来帮助其55个成员协会应对疫情。

目前,欧美媒体预测本届赛事的收入将达到20亿欧元(约合人民币155亿元)左右,其中赞助商的收入大致和上一届欧洲杯持平。

为了激励球员全力以赴比赛,欧足联已大幅提升了本届欧洲杯的奖金标准,达到创纪录的3.71亿欧元,相较于上一届提高23%,所有参赛球队都将获得925万欧元的参赛费。最终的冠军球队,将获得高达3400万欧元(约合人民币2.6亿元)的总奖金。

今年的欧洲杯有不少新赞助商加盟,加上欧足联国家队赛事的长期合作伙伴,截至开赛,共有12家赞助商参与。

欧足联的官网显示,官方赞助商包括支付宝、Booking、可口可乐、联邦快递、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喜力啤酒、海信、卡塔尔航空、Takeaway、Tik Tok、vivo和大众。

值得注意的是,12家赞助商中有4家来自中国,占据了三分之一,是历来最多的一届。

早在2016年,海信成为欧足联历史第一家来自中国大陆的全球赞助商,接着又成为了FIFA世界杯官方赞助商。2020年,海信继续敲定了和欧足联的合作。

另一家中国公司vivo,则在2020年10月宣布成为2020和2024两届欧洲杯的全球官方合作伙伴。在今年欧洲杯上,vivo将成为史上首个开闭幕式冠名合作伙伴,vivo手机也将成为2020欧洲杯的官方手机。

2018年,支付宝宣布将与欧足联开展为期8年的国家队赛事全球合作伙伴关系,其中就包括赞助2020和2024两届欧洲杯。本次合作也是欧足联历史上首次在官方网站以外开通售票渠道。

字节跳动旗下的TikTok则是最新入局者。今年2月,TikTok才宣布成为欧洲杯的最新赞助商。这也是欧洲杯有史以来首个科技和娱乐媒体平台赞助商。移动互联网的发展,给短视频这种新媒介形式带来的新机会,毕竟在2016年欧洲杯期间,TikTok甚至还不存在。

TikTok的欧洲、中东和非洲地区营销主管詹姆斯·罗斯韦尔表示:疫情“为我们打开了大门,让我们作为赞助商进来,在欧洲,如果不与足球相关,你就不能(成为互联网上最受关注的品牌),它是欧洲文化的命脉。”

面对今年欧洲足球的赞助情况,欧洲赞助协会主席安迪·韦斯特莱克显得非常乐观,他s表示:“我们已经看到了一些积极的信号,在许多欧洲国家,疫苗的迅速推广意味着现场体育和娱乐活动将在今年夏天重新提上日程。我们还看到了一些体育赞助类别的真正创新,这意味着该行业前所未有地做好了准备。”

欧洲杯看点:六十周年延期赛十国天上飞;死亡之组龙虎斗?

北京时间6月12日凌晨3:00,土耳其vs意大利的揭幕战即将拉开2020欧洲杯的大幕——阔别5年,象征着欧洲足球殿堂级荣誉的德劳内杯争夺战将再度打响!为了庆祝欧洲杯诞生60周年,本届欧洲杯的51场比赛将在全欧10个国家的11座城市进行,历史上第16届欧洲杯即将到来,你准备好了吗?

6月12日-7月12日,31天,51场比赛;意大利(罗马)、阿塞拜疆(巴库)、丹麦(哥本哈根)、俄罗斯(圣彼得堡)、英国(伦敦、格拉斯哥)、罗马尼亚(布加勒斯特)、荷兰(阿姆斯特丹)、西班牙(塞维利亚)、匈牙利(布达佩斯)、德国(慕尼黑),10个举办国家,11个举办城市,集合全欧之力的2020欧洲杯,将为球迷献上一届怎样的杯赛?

对球员来说,“大欧洲杯”的概念除了纪念意义,还有身体上切实的疲劳。以A组为例,罗马与巴库两个比赛地间超过3000公里的距离,7小时的航程,2小时的时差,都让除了意大利的其他三队备受奔波之苦。其中瑞士赛程最差,他们首战在巴库对阵威尔士,次战奔赴罗马打意大利,第三战回到巴库vs土耳其,是四队中唯一需要两次长途飞行的队伍。

2020欧洲杯,2021年举办,这是欧洲杯61年历史头一次遭遇赛事延期,此前的15届欧洲杯严格按照4年一届的周期举办,百年一遇的新冠疫情横扫全球,让强迫症患者遭遇惊天霹雳。为什么不改叫2021欧洲杯?因为欧洲杯的前期准备工作已经完成大半,大量物料如果改名将无故作废,这才有了穿越感十足的在2021年举办的2020欧洲杯。

对于24支参赛队来说,欧洲杯延期一年的决定令他们有喜有忧。平均年龄最高的瑞典(29.2岁)和比利时(29.2岁)无疑讨厌延期,作为夺冠热门之一的比利时,只能目睹自己30+的后防线又老了一岁;荷兰队喜忧参半,延期让他们失去了队长范戴克,却迎回了进攻核心德佩;德国人有必要感谢延期,要不是去年下半年和今年上半年的拉胯表现,勒夫可能还不会征召穆勒和胡梅尔斯归队。

24支球队被分为6个小组,A组拥有2012欧洲杯亚军意大利,B组最大热门是世界排名第一的比利时,C组的荷兰阔别两届大赛强势回归,D组坐拥英格兰新黄金一代,E组由2008、2012年欧洲杯冠军西班牙领衔,A-E组都有且只有一支传统豪强压阵,F组则同时囊括了2016欧洲杯冠军葡萄牙、2018世界杯冠军法国、2014世界杯冠军德国。

6月12日-6月24日,小组赛阶段的36场比赛将占据本届欧洲杯超过2/3的赛程,6个小组的前两名和4个成绩最好的小组第三将成功晋级16强。被称为“死亡之组”的F组云集三大冠军,无疑会吸引更多人的眼球,法国黄金一代征召本泽马之后更加无懈可击,卫冕冠军葡萄牙比2016年更多了B-费和迪亚斯两位巨星,相比之下勒夫带领德国的最后一届大赛,由于近期战绩不佳相对被看衰。

6月27日-7月12日,淘汰赛阶段的15场比赛将决定本届欧洲杯的最终排名,根据赛前的夺冠赔率,法国队(5.50)最被看好,英格兰(6.00)、比利时(6.50)、德国(8.00)分列2-4位,西班牙、葡萄牙、意大利(均为9.00)三大传统豪强并列第5,两支欧洲杯新军芬兰和北马其顿垫底。

排名夺冠赔率前三的球队法国、英格兰和比利时,都拥有着各自的黄金一代。法国队人才井喷,这支以2018世界杯冠军班底出战的球队,被穆里尼奥评价为可以排出3套不同的争冠阵容;拥有凯恩、桑乔、福登、芒特的英格兰则被誉为三狮新黄金一代,他们在2018世界杯上杀入四强,创造球队近25年大赛最好成绩;世界排名第一的比利时,以德布劳内、阿扎尔、卢卡库、库尔图瓦等球星领衔的黄金一代已经历3届大赛,分别是2014世界杯、2016欧洲杯和2018世界杯,分别取得第6名、第7名、第3名的成绩。

不出意外,这将是36岁的C罗最后一次出征欧洲杯,梅罗时代逐渐走向尾声,手握5座金球奖的C罗仍是本届欧洲杯最大牌的球星。如果给C罗的2020欧洲杯定一下KPI,帮助葡萄牙卫冕成功算其一,刷爆各项纪录算其二。

欧洲杯前最后一场热身赛,葡萄牙4-0大胜以色列,C罗打进1球,将自己的国家队进球数提升至104球,距离国际A级赛事射手王、世界纪录保持者、伊朗球星阿里-代伊的109球仅差5球!同时,C罗保持着欧洲杯历史出场场次第一(21次),欧洲杯历史进球数最多(9球,与普拉蒂尼并列)两项顶级纪录,不知道C罗本届欧洲杯会交出怎样的答卷?

除了上面提到的5大看点,两支新军北马其顿、芬兰能否重现2016年新军威尔士、冰岛的爆种表现?

金靴之争,赔率前几名的射手谁将独领风骚:凯恩(5.50),卢卡库(7.00),姆巴佩(9.00),C罗(10.00)?

每到大赛年,金球奖得主也是一大话题,凭借欧冠冠军领跑的坎特能否跟随法国夺冠,队友姆巴佩会是他的最大竞争者吗?

一战成名年年有,17岁的贝林厄姆(英格兰)、18岁的穆夏拉(德国)、19岁的多库(比利时)……谁会是最闪亮的新星?

2020欧洲杯的主题词是“团结”,主题曲《We Are The People》唱响了欧洲杯60周年的愿景:“不要怀疑,不要畏惧,这个时代造就了我们,我们正是书写历史、改变世界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