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问题“损伤”西班牙足球土壤?

球星梅西成了“纳税王”。西班牙《阿斯报》网站7月17日称,在西甲豪门巴塞罗那队踢球的梅西,今年缴纳了高达5300万欧元的税款。

西班牙按24%至45%的累进税率征收个人所得税。足球明星收入高,通常“享受”45%的税率。这样一来,上千万欧元的收入往往会被砍掉一半。外籍球员在西班牙踢球的前6年可享受25%的单一税率,但梅西拥有西班牙国籍,无法享受这一税收优惠。

美国国家公共电台(NPR)称,2007年至2009年,梅西和父亲涉嫌通过将肖像权授权给洪都拉斯、乌拉圭等“避税天堂”的一些公司使用,以此蒙蔽西班牙税务机关,逃税金额达410万欧元。此外,2010年至2012年,梅西有部分个人所得税没有缴纳。

因为逃税,梅西被罚款300万欧元。算上这笔钱,梅西今年缴纳的税款已达5600万欧元。

此前,梅西和父亲曾因税务问题被巴塞罗那经济罪案检察院起诉。在接受采访时,梅西信心十足地表示,他“从不担心”,但应诉使他状态欠佳、人气下滑。有分析称,补缴税款可以助梅西恢复人气,也可以使他在球场上心无杂念,奉献更多精彩进球。

在西甲赛场上,身陷“逃税门”的顶级球星除了梅西,还有西班牙国门、皇家马德里队队长卡西利亚斯。

5月初,西班牙《马卡报》称,包括卡西利亚斯在内的7名球员涉嫌偷税漏税。不过,这些人表示愿意补缴税款,其中,卡西利亚斯补缴了200万欧元税款。

今年春,巴塞罗那俱乐部被指逃税。有消息称,这家俱乐部去年签下巴西球星内马尔时,对外公布的转会费远远低于真实的转会费,目的是偷逃税款。经过调查,西班牙财政监控委员会于4月23日宣布内马尔转会不存在违规行为,但巴塞罗那俱乐部主席桑德罗·罗塞尔已在压力下宣布辞职。

去年签下威尔士前锋加雷斯·贝尔的过程中,皇家马德里俱乐部被指有类似行为。

过去6年中,西班牙国家队、皇家马德里队和巴塞罗那队夺回了一座又一座奖杯,西班牙足球俱乐部因此赚得盆满钵满。在美国《福布斯》杂志7月16日公布的2014年世界运动队财富榜上,足球豪门占据了前3名:皇家马德里以34.4亿美元的“品牌价值”位居榜首,巴塞罗那以32亿美元排名第二,英超的曼联以28.1亿美元位列第三。美国职业棒球联盟纽约洋基队排名第四,“品牌价值”为25亿美元。

西班牙的人口仅为美国的六分之一,却孕育出两支最富有的运动队,不能不说是个奇迹。

“西班牙的足球俱乐部是欧洲最具影响力的俱乐部。足球经济占西班牙经济总量的1.5%,是西班牙恢复经济强有力的发动机。”西班牙IESE商学院体育产业管理中心主任桑达里奥·戈麦斯说。

NPR称,经济实力通常与秉公、守法相依相生,否则就会对西班牙足球的声誉造成“场外损害”。西班牙国家队在巴西世界杯上大败而归,任何负面行为都会给西班牙足球造成“无比巨大”的损失。

对西班牙球迷来说,足球给了他们欢乐,但足球无法让金融风暴中的他们生活富足。让球迷们气愤的是,足球明星拿着天价薪酬和代言费,却屡屡在税务问题上曝出丑闻。

巴西世界杯半决赛期间,在马德里的酒吧里,20岁的里卡多·德拉佩纳把目光从电视上移开,开始抱怨。

“他们在场上踢1分钟就可以挣1万美元。为了逃税,他们总是宣称自己挣得很少。你是个穷人,每月的薪水是1000欧元,要用这笔钱支付一切生活开支。你能赚100万欧元时,花钱的地方反而不多。这公平吗?”

德拉佩纳是个兼职司机,他说他对腰包鼓鼓的足球明星逃税的行为“感到恶心”,也对政府的所作所为感到愤怒。

“政府向足球俱乐部提供了大量资金支持,却对医疗、教育等削减开支,原因是‘金融危机’。”德拉佩纳对NPR说,“现在,很多人没有工作,流离失所,政客们却花大笔的钱打造英雄,可他们只是踢球的,在玩一个游戏而已。”

最近的一项调查显示,从2008年金融危机席卷全球至今,西甲的20个俱乐部总共接受了政府4.5亿美元的直接资助。这些球队还被认为接受了政府6.5亿美元的间接资助,比如减税等优惠。

经常出现在西班牙媒体和英国媒体上的足球评论员马克·艾尔金顿说:“西班牙政府对足球俱乐部的欠税行为很宽容。相对而言,法国和德国就要严厉多了。有人觉得,西班牙的俱乐部出现财务问题却不受处罚,这对其他国家的俱乐部来说太不公平。”

球星梅西成了“纳税王”。西班牙《阿斯报》网站7月17日称,在西甲豪门巴塞罗那队踢球的梅西,今年缴纳了高达5300万欧元的税款。

西班牙按24%至45%的累进税率征收个人所得税。足球明星收入高,通常“享受”45%的税率。这样一来,上千万欧元的收入往往会被砍掉一半。外籍球员在西班牙踢球的前6年可享受25%的单一税率,但梅西拥有西班牙国籍,无法享受这一税收优惠。

美国国家公共电台(NPR)称,2007年至2009年,梅西和父亲涉嫌通过将肖像权授权给洪都拉斯、乌拉圭等“避税天堂”的一些公司使用,以此蒙蔽西班牙税务机关,逃税金额达410万欧元。此外,2010年至2012年,梅西有部分个人所得税没有缴纳。

因为逃税,梅西被罚款300万欧元。算上这笔钱,梅西今年缴纳的税款已达5600万欧元。

此前,梅西和父亲曾因税务问题被巴塞罗那经济罪案检察院起诉。在接受采访时,梅西信心十足地表示,他“从不担心”,但应诉使他状态欠佳、人气下滑。有分析称,补缴税款可以助梅西恢复人气,也可以使他在球场上心无杂念,奉献更多精彩进球。

在西甲赛场上,身陷“逃税门”的顶级球星除了梅西,还有西班牙国门、皇家马德里队队长卡西利亚斯。

5月初,西班牙《马卡报》称,包括卡西利亚斯在内的7名球员涉嫌偷税漏税。不过,这些人表示愿意补缴税款,其中,卡西利亚斯补缴了200万欧元税款。

今年春,巴塞罗那俱乐部被指逃税。有消息称,这家俱乐部去年签下巴西球星内马尔时,对外公布的转会费远远低于真实的转会费,目的是偷逃税款。经过调查,西班牙财政监控委员会于4月23日宣布内马尔转会不存在违规行为,但巴塞罗那俱乐部主席桑德罗·罗塞尔已在压力下宣布辞职。

去年签下威尔士前锋加雷斯·贝尔的过程中,皇家马德里俱乐部被指有类似行为。

过去6年中,西班牙国家队、皇家马德里队和巴塞罗那队夺回了一座又一座奖杯,西班牙足球俱乐部因此赚得盆满钵满。在美国《福布斯》杂志7月16日公布的2014年世界运动队财富榜上,足球豪门占据了前3名:皇家马德里以34.4亿美元的“品牌价值”位居榜首,巴塞罗那以32亿美元排名第二,英超的曼联以28.1亿美元位列第三。美国职业棒球联盟纽约洋基队排名第四,“品牌价值”为25亿美元。

西班牙的人口仅为美国的六分之一,却孕育出两支最富有的运动队,不能不说是个奇迹。

“西班牙的足球俱乐部是欧洲最具影响力的俱乐部。足球经济占西班牙经济总量的1.5%,是西班牙恢复经济强有力的发动机。”西班牙IESE商学院体育产业管理中心主任桑达里奥·戈麦斯说。

NPR称,经济实力通常与秉公、守法相依相生,否则就会对西班牙足球的声誉造成“场外损害”。西班牙国家队在巴西世界杯上大败而归,任何负面行为都会给西班牙足球造成“无比巨大”的损失。

对西班牙球迷来说,足球给了他们欢乐,但足球无法让金融风暴中的他们生活富足。让球迷们气愤的是,足球明星拿着天价薪酬和代言费,却屡屡在税务问题上曝出丑闻。

巴西世界杯半决赛期间,在马德里的酒吧里,20岁的里卡多·德拉佩纳把目光从电视上移开,开始抱怨。

“他们在场上踢1分钟就可以挣1万美元。为了逃税,他们总是宣称自己挣得很少。你是个穷人,每月的薪水是1000欧元,要用这笔钱支付一切生活开支。你能赚100万欧元时,花钱的地方反而不多。这公平吗?”

德拉佩纳是个兼职司机,他说他对腰包鼓鼓的足球明星逃税的行为“感到恶心”,也对政府的所作所为感到愤怒。

“政府向足球俱乐部提供了大量资金支持,却对医疗、教育等削减开支,原因是‘金融危机’。”德拉佩纳对NPR说,“现在,很多人没有工作,流离失所,政客们却花大笔的钱打造英雄,可他们只是踢球的,在玩一个游戏而已。”

最近的一项调查显示,从2008年金融危机席卷全球至今,西甲的20个俱乐部总共接受了政府4.5亿美元的直接资助。这些球队还被认为接受了政府6.5亿美元的间接资助,比如减税等优惠。

经常出现在西班牙媒体和英国媒体上的足球评论员马克·艾尔金顿说:“西班牙政府对足球俱乐部的欠税行为很宽容。相对而言,法国和德国就要严厉多了。有人觉得,西班牙的俱乐部出现财务问题却不受处罚,这对其他国家的俱乐部来说太不公平。”

那个被匈牙利女记者绊倒的难民要在西班牙当足球教练了

  蛇头的盘剥,九死一生的偷渡,边境警察的围堵……关于叙利亚难民的话题连日来屡屡成为各大媒体的头条。

  北京时间9月8日,一位名叫莫森的叙利亚父亲在抱着幼子跨越匈牙利边境时,被匈牙利女记者拉斯洛绊倒在地。这一镜头被周围的记者抓拍并上传网络后,引发了一片声讨。

  9月15日,西班牙足球教练训练中心宣布聘请莫森到西班牙工作,并为他的家人提供了住所。而莫森此前正是一名足球教练。

  9月8日,一段拍摄在匈牙利和塞尔维亚边境、长为20秒的视频引起了人们的关注。

  匈牙利N1TV电视台的摄影记者拉斯洛故意伸脚绊倒一位怀抱孩子的难民,父子人随即重重摔倒在地。这位父亲就是莫森。

  从地上爬起来后,莫森没时间抚慰大哭的儿子,只能一边说着“OK,OK”,一边抱着儿子仓皇“逃离”现场。

  随着视频在网络被大量转发,莫森父子的生活也受到了外界的关注。在离开匈牙利后,莫森和儿子前往德国慕尼黑,不久他就收到了来自西班牙的“聘书”。

  据卡塔尔半岛电视台报道,莫森来到德国后,有媒体披露他曾经在叙利亚做过足球教练,随后,西班牙国家教练训练中心主席加兰决定向他们提供帮助。

  据训练中心工作人员佩德透露,父子两人在当地时间9月16日深夜抵达马德里,中心还专门派了一名会说阿拉伯语的人员到慕尼黑一路陪同。

  抵达西班牙后,他们住在赫塔菲郊区的一处训练场所,训练中心承诺将负责两人的全部费用,直到莫森正式上岗。赫塔菲市市长萨拉·埃尔南德斯说:“在赫塔菲,我们将为他们提供需要的关怀,市政当局将解决他们的住房问题。 ”

  而据美国ABC报道,西班牙国家教练训练中心下一步计划,将仍然留在土耳其的莫森妻子也接到西班牙。

  目前的欧洲,面临着严峻的人道主义危机,难民的安置工作和冲突也让社会舆论分裂。

  在足球世界,对待难民的态度则表现的相对宽容,这或许与足球运动本身的包容性以及足球运动员长期以来的流动频繁化有关。

  在难民潮中,目前德国是接收难民最多的国家之一。据ESPN报道,拜仁慕尼黑俱乐部在9月初就决定捐款100万欧元用于援助来到巴伐利亚地区的难民。

  在12日的德甲联赛上,拜仁球员还在出场时就各牵着一名难民孩童,表达对难民融入社会的祝福。

  在沃尔夫斯堡主场迎战莫斯科中央陆军的欧冠比赛中,“狼堡”邀请了1200名难民免费前往主场观战。而当地时间9月8日,多特蒙德和德乙球队圣保利就专门组织了一场友谊赛,邀请了1000名难民现场观战。

  而早在叙利亚男童的海难照片被媒体曝出前一个星期,多特蒙德俱乐部就已经邀请了大约220名难民前往观看他们主场的欧联杯比赛了。

  有镜头注意到,在德甲赛场上已经出现了球迷打出的“这里欢迎难民们!”的标语横幅,不过据ESPN报道,有些标语其实已经存在超过一年以上的时间了。

  据《图片报》消息,德甲和德乙有35支球队将在下轮联赛中佩戴“我们愿伸出援助之手”的标志参赛,表达对难民的支持,但德乙的圣保利俱乐部目前已表示拒绝参加。

  对此,德国媒体Sport1透露,圣保利是不想被商业宣传活动所利用,因而拒绝了这个活动。而Sport1也猜测,可能会有其他的球队也站到圣保利一边。

  除了德国赛场,瑞典的马尔默和西甲巴列卡诺采取了似乎是更具前瞻意义的举措——鼓励他们的球迷为难民的未来安顿工作。

  在英超,包括曼联、阿斯顿维拉、阿森纳等球队,都已经有球迷在看台打出类似支持或者欢迎难民的标语。

  尽管根据规定,在英国,当一个俱乐部的球迷如果在球场看台上打出了带有政治色彩的标语横幅,他们所在的俱乐部可能会面临处罚。

  但据ESPN报道,英超官方已明确作出规定,不会阻止球迷们在看台上表达他们对难民的观点。

  “有些球迷对难民的看法是片面的。无论你是支持或反对,都无法面对这个两难的局面。这并不能仅仅用一两句话就可以解释清楚,正如我们一直说的‘足球无关政治’,但是足球就是和社会密切相关的。”

  ESPN则撰文评论道:“足球依旧是属于产业工人的运动,当他们看着身着一件件球衣的难民,会作何感想?通过电视转播,足球已经架起了桥梁,这代表的是欧洲优秀文化的传播。即使他们彼此之间一无所知。”

  目前,一批欧洲俱乐部关于难民的援助计划也在启动中,拜仁为难民免费提供了足球装备,沃尔夫斯堡则为难民开设了足球训练营。

  曼联、阿森纳和切尔西也正在开展“90分钟希望”计划,呼吁在欧战比赛中,主场俱乐部每卖出一张球票就捐款1欧元。

  根据《天空体育》提供的数据,阿森纳的主场场均售票量接近6万张,切尔西主场的上座率也超过4万,也就是说,仅这两支球队,一场比赛就可以筹集约10万英镑的捐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