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哗与骚动——曼联与格雷泽家族诡异的关系将走向何方?

作为英超有史以来最成功的的俱乐部(可能没有之一),曼联正在深渊里沉沦。在双红会到来之前,他们刚刚经历了一波两连败,C罗前途未卜,格雷格家族正在遭受部分红魔死忠的。即便从皇马签下了卡塞米罗,也无助于让聒噪之音彻底消弭。

马斯克收购曼联的计划只是一句玩笑话。但格雷泽有可能出售股份的消息并非全是捕风捉影,英国亿万富翁拉特克利夫爵士和美国私募基金阿波罗都对此有意。曼联的未来在风中飘,格雷泽家族又一次走到了命运的十字路口。

2003年3月,格雷泽家族的掌舵人马尔科姆开始持有曼联股份。两年之后,他买下了这家俱乐部。但在收购过程中,马尔科姆使用了恶意收购和杠杆收购,使此前没有负债的曼联背上6.6亿英镑(当时约合12亿美元)的债务。

这笔债务由曼联和用来收购俱乐部的投资公司“红色足球”来共同承担,不过曼联将负责支付利息。因此,在2006年到2010年期间,曼联平均每年支付9500万英镑的利息。

曼联的拥趸们认为,俱乐部的收入应该再投资到俱乐部的基础设施上,比如球场、青训学院和一队,而不应用来支付格雷泽家族收购所产生的利息。

后来,格雷泽家族通过发行5亿英镑的债券进行了再融资;2012年,曼联在纽交所上市。相关盈利被分配进格雷泽家族自己的银行账号,和减少俱乐部的债务水平。

尽管不信任感在堆积,曼联仍在传奇主帅弗格森爵士的带领下取得了非凡的成功。自格雷泽家族开始收购,到2013年弗格森正式退休期间,曼联仍然赢得了5座英超冠军奖杯,并三次闯入欧冠决赛。

然而,即便在球队连续取得成功的情况下,也并不是所有曼联拥趸都认可这个新的老板。在格雷泽家族入主后,一小部分拥趸完全脱离了曼联,还成立了一家新的俱乐部——联曼队(FC United of Manchester),以示抗议。

甚至在2010年,曼联已经实现了英超三连冠,并且在欧冠淘汰赛第一轮击败意大利豪门AC米兰后,曼联的支持者仍在抗议。球迷们戴着黄鸀色的围巾,以此作为抗议的标志。黄鸀色是1878年俱乐部成立时的颜色。

在4比0击败AC米兰的那个夜晚,正在米兰效力的前曼联宠儿贝克汉姆在比赛结束时,捡起了一条黄鸀色围巾,披在肩上。

就在这个夜晚,正在佛罗里达的乔尔-格雷泽(马尔科姆的儿子)与自己的公关顾问特辛-纳亚尼进行了一次谈话。特辛-纳亚尼担心此次抗议活动有了一个全新的代言人。后者在他的书《格雷泽家族看门人》中回忆了这次谈话。

“记住,特辛,你正处于风暴眼之中。当然,一些球迷会在老特拉福德愤怒抗议。但从我所处的位置而言,仍有数百万球迷为球队晋级下一轮而感到高兴。他们也是曼联的支持者。我知道有些球迷不喜欢我们,但「恨我们』这样的字眼还是太刺耳了。在俱乐部如此成功的时候恨我们,这太不寻常了。”

耐人寻味的是,如今的曼联拥趸所支持的不再是一支成功的球队了。自从弗格森爵士退休后,曼联一直活在过去的阴影中,连争冠的机会都没有,遑论赢得英超冠军了。自2013年以来,曼联只有两次闯进欧冠八强。

金融专家基伦-奥康纳所阐述的一些关键事实进一步激怒了曼联拥趸。在上周发布的一个帖子中,奥康纳解释了为什么格雷泽家族是英超联赛中唯一一个从俱乐部获得分红的老板(自2016年以来获利1.66亿英镑)。与此同时,自2005年被收购以来,曼联已经支付了7.43亿英镑的利息。目前,曼联的总债务仅仅是略低于6亿英镑。

尽管如此,曼联出色的营收能力还是让他们自2014年以来在转会市场上豪掷了15亿英镑。不过,球迷们仍对老板的判断和策略感到愤愤不平。他们签下的多名球员表现不佳,参与创办欧洲超级联赛的尝试也功败垂成。

然而,至少在公开场合,格雷泽家族似乎从未有出售俱乐部的打算。由此看来,曼联拥趸们与格雷泽家族似乎陷入了一段无爱的婚姻之中。

最近几个月,前队长加里-内维尔多次恳请格雷泽家族卖掉俱乐部。在0-4惨败给布伦特福德后,他再次重申了这一观点。

在本赛季第一场双红会到来之前,也有传闻说红魔粉丝会进一步抗议球队老板。2021年,在欧超动议失败后,曼联拥趸就在双红会时进行抗议,导致比赛被迫取消。

这个星球上最富有的人马斯克也加入了这场狂欢派对。他开玩笑说,自己即将收购曼联。不过,这位51岁的特斯拉CEO后来澄清,他最初发布的推特只是开玩笑,他对于投资体育俱乐部毫无兴趣。尽管他后来透露,曼联是他小时候最喜欢的球队。

当天晚些时候,彭博社报道称,格雷泽家族将考虑出售曼联的少数股权,初步讨论已经在进行中了。《独立报》的相关报道也表示,潜在买家对格雷泽家族在未来一到两年完全抛售曼联持乐观态度。

就在同一天,英国亿万富豪吉姆-拉特克利夫爵士表示有兴趣收购曼联。拉特克利夫和他的英力士集团已经拥有了一家足球俱乐部,他们在2019年收购了法甲球队尼斯。英力士体育总监戴夫-布雷斯福德爵士是拉特克利夫关于曼联问题的重要顾问,他们收购曼联的初衷没有改变。

今年早些时候,在切尔西被出售时,拉特克利夫参与了报价,但未能成功收购。知情人对The Athletic表示,拉特克利夫的出价是全面的,并且有充足可用的资金,但他报价过迟而未能成功。外界普遍猜测,拉特克利夫之所以参与报价是向外界表明他有能力并且有兴趣购买一家英超豪门俱乐部。

上周三,拉特克利夫的发言人对《》表示:“如果曼联要出售,吉姆绝对是一个潜在买家。如果这样的事情有可能发生,我们将有兴趣就曼联的长期所有权进行谈判。”

同样是在这个周三的夜晚,另一个版本的故事出现了。《每日邮报》称,格雷泽家族正在与美国私募公司阿波罗就出售曼联少量股份进行独家谈判。

作为回应,曼联球迷基金会表示:“任何潜在的新老板和投资者都必须尊崇俱乐部的文化、精神和传统。他们必须愿意投资,来帮助曼联恢复昔日的荣光。这笔投资必须是实实在在的新资金,需要花在球队和球场上。最后,任何新的股权结构都必须在运营模式中让球迷参与其中,包括一定比例的球迷持股。”

无论曼联何时出售,都将以一个巨大的数字成交。切尔西的交易价值是42.5亿英镑(包括了后续数十亿美元的投资承诺),曼联会卖得更高,毕竟后者品牌更知名,全球吸引力更大,资产更稀有。

最近所有的聒噪之音对于格雷泽家族来说,都可能转化成曼妙的音乐。无论他们什么时候出售,都能够获得丰厚的回报。这一最新的猜测已经推动曼联股价出现了一定幅度的上涨。曼联在股市上的估值略低于20亿美元,但考虑到这一资产的稀缺性,曼联的实际估值更接近50亿英镑这一数字。

据《The Athletic》了解,格雷泽家族的六个孩子从父亲马尔科姆手里继承了曼联俱乐部,但在运营俱乐部兴趣方面,他们存在很大差异。毫无疑问,乔尔和阿维是最亲力亲为的两位,而凯文、布莱恩、爱德华和达西则飘在外围。将俱乐部股权部分出售,可以让参与程度较低的兄弟姐妹拿钱走人。早些年,布莱恩曾经亲自负责过曼联的商务部门,但后来就退出了。

多位知情人士认为,曼联想要完全出售,需要乔尔-格雷泽打破决心。他每天都很活跃,据说他和阿维对于球员以及球队战术投入了非常多的精力。因此,最简单的方案是减少格雷泽家族的整体持股比例(目前为69%,但他们拥有所有B类股票——这类股票的投票权是公开上市的A类股票的10倍),以允许一些兄弟姐妹从俱乐部退出。

然而,还有其他可能性。曼联正寻求在未来几年进行一项重大的基础设施项目。许多球迷认为,自格雷泽家族收购以来,老特拉福德球场缺乏关注,几乎没有任何改进。今年4月,曼联聘请了总规划师对球场的翻新或者重建进行了可行性评估。与此同时,俱乐部的训练基地也在进行类似的调研。尽管曼联的收入仍很可观,但大家也普遍意识到这些项目需要注入大量现金。这可以通过所有者注资来募集资金,但这并不符合格雷泽家族的一贯传统。

另一种可能性是出售股权来筹集资金,但这也意味着原本可以进入老板口袋的钱反而投资到俱乐部。另一种方案是俱乐部进一步举债,但对于一家已经负债累累的俱乐部来说非常困难,同时也可能面临球迷更大规模的。

格雷泽家族与私募基金阿波罗的关系,让人猜测他们正在寻求从这家财团融资,而不是直接出售股份。值得一提的是,私募基金是要赚钱的,它们看重的是投资回报,这会导致俱乐部更多的收入流出,也可能招致俱乐部拥趸更进一步的愤怒。

曼联需要额外的资金,已经成为了公开的秘密。拉特克利夫被描绘成一个仁慈的人,希望把自己的钱投资到俱乐部,而不认可阿波罗的批评者认为,后者作为私募基金只会追求短期回报。

从长期来看,私募资金可以通过投资老特拉福德周围的土地等方式,获得回报。这种投资模式的支持者认为,曼联是一家盈利的组织,并可以持续经营,能够在球场上的成功和投资者回报之间取得平衡。

利物浦被看成是一个成功的例子。但曼联与利物浦不同的是,格雷泽家族没有展现出在球场上取得成功的策略和决断力,同时他们还持续分红,这与利物浦的老板迥然不同。与此同时,曼联的财政营收能力正在受到打击,因为在过去七个赛季中,他们有三个赛季无缘欧冠。如果连续两个赛季无缘欧冠的话,他们与阿迪达斯的球衣合同金额也将锐减。

拉特克利夫的大量支持者都对这位在英格兰西北部长大,自称少年时代就是曼联球迷的69岁老人感兴趣。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迹象表明格雷泽家族想要放弃俱乐部的控股权。因此,拉特克利夫的一个选择可能是收购少数股权,以期在未来一个相当长的时期内获得完全控制权。但这可能是一个可怕的混乱过程,会导致董事会发生分裂。

拉特克利夫可能会进行投资,但他会希望作为主要合伙人的格雷泽家族继续来主导这场闹剧吗?

因此,一些业内人士猜测,拉特克利夫公开表示对曼联的兴趣是为了迫使格雷泽家族考虑全面出售。这在网上引发了对拉特克利夫的新一波支持,红魔球迷也继续通过在比赛中抗议来给格雷泽家族施压,同时也向俱乐部赞助商施压,要求它们与不受欢迎的老板断绝关系。

近二十年来,格雷泽家族一直着所有的噪音、谩骂和批评。未来几个月将告诉我们,他们的这一立场最终是否会被彻底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