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拉美到南太平洋:为何美国所谓的“后院”变天了?

在第19届香格里拉对话会期间,中国前驻美国大使崔天凯在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采访时表示,美国、澳大利亚将南太平洋岛国地区视为“内湖”“后院”,不遗余力施加控制影响,而中国则致力于同岛国增进互信、扩大合作。

此言一出就引发国际热议,舆论普遍认为,美国的实力已经不足以支撑其影响力及向全球拓展的野心,西方大国沉迷的“后院思维”已经过时了。

一段时间以来,美国动作频频、搅动不断:以美式霸权和“门罗主义”外交思维,在一片争议声中主持召开第九届美洲峰会;想方设法增加在南太平洋地区的存在感,干扰阻挠中国与所罗门群岛的安全合作;借香格里拉对话会之机,联合日本强推“印太战略”……

如此大搞分裂、霸权和歧视,居高临下对拉美、南太平洋国家及印太地区肆意拿捏,不仅遭致多国不满和反对,也暴露出了其国内政治因素的掣肘,以及美式价值观外交的式微。

前不久召开的第九届美洲峰会遭遇了多方抨击,外界普遍认为,该峰会从召开到结束,美国都非常尴尬。

峰会召开前,美国就因拒绝古巴、尼加拉瓜、委内瑞拉三国领导人参会,而遭到拉美和加勒比国家的集体质疑和反对。墨西哥总统洛佩斯公开表示为抗议美国“延续干涉主义的旧政”而拒绝出席。

面对参会阵容的严重缩水,有拉美国家元首提出,将美洲个别国家排斥在峰会之外的“排他性”,既“无法理解”又“不可原谅”。美国“孤独坐在第一排”,美洲峰会成了“美国朋友的峰会”,折射出当下美国对拉美地区的领导力已经处于历史相对低谷的客观现实。

峰会期间,美国延续“自以为是”“冷酷无情”“一家独大”的态度,坚持美洲国家间关系美国说了算——在战略谋划上,妄图打造拉美版的“印太经济框架”,建立针对中国的共同战线;在经济合作上,老调重弹抛出模糊的“承诺清单”;在移民问题上,所谓的“果敢行动”,既不新鲜又没力度;在制度建设上,“泛美体系”向何处去仍然缺乏具体的改革道路……以至于与会代表纷纷指责美国“言行不一”,美洲峰会办成了“没有灵魂”的“吐槽大会”。

美洲理事会高级总监史蒂夫·利斯顿认为,今时不同往日,美国无法在拉美国家中继续重塑凝聚力。

美利坚大学国际事务学院荣誉院长路易斯·古德曼认为,世界的变化日新月异,在面对拉美国家时,美国需要用21世纪的眼光和方法来应对,而不是用过去的老办法;要求拉美国家在中美之间选边站这种黑白分明的做法,对于拉美来说是一种冒犯。

《日本经济新闻》刊文指出,美国的拉美外交漏洞百出,本想借峰会遏制中国在拉美地区的影响力,却反倒加剧了该地区对美国的不信任。

美国对拉美、南太平洋等“后院”地区长期奉行的双标民主、粗涉等霸道做法,引发了地区国家的强烈不满。广大发展中国家民众普遍认为,面对地区平等与发展的迫切诉求,美国永远在大谈民主和价值观,进行“强加于人的价值观输出”。

在拉美,美国无视该地区面临的摆脱贫困与发展问题,没有提出有足够说服力的援助模式,反而一味实施侵犯人权的专横暴行;在南太平洋岛屿地区,美国打着民主之旗,拉拢澳大利亚等国通过经济社会方面的利诱,将南太国家纳入美国的全球战略框架,试图对冲中国在亚太地区的和平发展与合作。

分析人士指出,霸道的拜登政府抱着陈旧的“门罗主义”思维,居高临下对拉美和南太国家任意拿捏,如此不得人心的美式霸权难以服众。

舆论观察发现,拉美国家一直以来得益于与中国建立的商业和金融往来,难以将中国视为所谓的“威胁”;南太平洋岛国政府和民众欢迎并赞赏来自中国的援助和合作,中国在各岛国投资援建的公路港口、学校医院、文化场馆等设施,直接提升了当地经济水平,改善了人民生活。

英国《》认为,拉美国家对美国全球领导地位的信任度出现了更广泛的崩溃,是中国而不是美国为陷入困境的拉丁美洲政府提供越来越多的修补解决方案。

澳大利亚智库洛伊国际政策研究所分析认为,澳大利亚及其地区盟友所面临的挑战是向太平洋大家庭证明,他们日益关注的不是对中国的反应,而是对该地区繁荣与稳定的真正承诺。更进一步说,从拉美到南太平洋地区,中国模式提供了合理的发展理念,美国、澳大利亚已经成为无关紧要的“伙伴”或“邻居”。

年初以来,美国、澳大利亚等国根据其一贯套路,针对拉美和南太平洋地区,陆续抛出一些光鲜亮丽的诱饵。

美国总统拜登在美洲峰会宣布启动“美洲经济繁荣伙伴关系”,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频频发声,妄图用经济手段控制南太平洋“后花园”,强行阻止他国谋取更好生活的愿望。

法国《费加罗报》刊文称,在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间,美国在拉美几乎完全缺席,疫苗主要还是来自中国和俄罗斯。

斐济南太平洋大学政府与国际事务系主任桑德拉·塔尔特表示,今日南太平洋的局势揭示了美国的衰落。美国错误地认为高谈阔论、存在利害关系就能产生影响力,但却没多少实质性的东西。

南太平洋岛屿国家正面临着气候变暖、新冠疫情和国家治理等多重危机挑战,各国领导人充分认识到经济增长不仅是繁荣的必要条件,也是国家生存的必要条件,他们也因此怀疑美国提出的太平洋战略是否真正致力于推动经济增长。

《澳大利亚人报》指出,美国在印太地区的问题与价值观无关,也与政策无关,令人担忧的是它的可信度。在基础设施建设和投资方面,美国犹豫不决,最终往往没有兑现,而中国的反应却迅速且明确。

澳大利亚东亚论坛刊文指出,中国与所罗门群岛签署的安全协议关乎当地需求而非地缘政治,中国的到来是协助社会建设而不是西方所想的那样。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只有在发现其在某个地区的霸权受到影响时才会给予一定关注,而中国则专注于和平发展、平等合作,与地区伙伴共享利益。

舆论注意到,美国为了一己私利挑起的争执将动摇南太平洋地缘政治现状,破坏正在为当地贸易投资、环境保护、防灾减灾、医疗卫生等多个领域带来巨大改善的发展机遇。以至于在香格里拉对话会现场,面对日渐陷入安全困境的南太平洋地区,新西兰国防部长赫内尔讲了一句公道话,“南太平洋岛国有权自己决定对华关系”。

美洲峰会遇冷、南太平洋国家不买账、香格里拉对话会强推“印太战略”效果堪忧……种种迹象,无疑都折射出美国政府在国内民众支持率持续走低的背景下,急于赢得中期选举胜利的窘境。

迫于美国国内的压力和争论,模棱两可的表态与两头讨好的举动,成为当下美国政府处理地区事务的首要选项。正是因为如此,美式霸权、美式价值观外交在“后院”的持续式微也就不足为奇了。(来源:当代中国与世界研究院 长略智库)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